旅途不多,一次就好 ——记老编的格兰芬多骑行(一)

2018-11-30 01:17| 作者: Van

摘要: 病痛中也要坚强只要到终点,那就是胜利。在经历过长长短短的赛道,我想这一路过来,安全就好,哪些和自己对决的日子,透过云南白天的耀眼,逐渐远去,回看这一路的艰辛,有上,有下,有起,有落才是值得纪念的日子。 ...

病痛中也要坚强

只要到终点,

那就是胜利。

 

在经历过长长短短的赛道,我想这一路过来,安全就好,哪些和自己对决的日子,透过云南白天的耀眼,逐渐远去,回看这一路的艰辛,有上,有下,有起,有落才是值得纪念的日子。

到达芒市的时候,从版纳起飞,白天的温暖伴随着昆明夜晚的寒冷,到达芒市已经深夜,出机场的时候,路过了一座完全不熟悉的城市,哪些灯光映照的灯火辉煌,连带着我的一丝紧张,这和比赛无关,因为我的室友是一个外国人,我一直忐忑,酝酿了多年未用的英语打了一个招呼,hellomike

室友是及其和善的人,帮助他调整好自行车,就say goodnight

在到达芒市之前,我在版纳已经发烧严重,并且经历了一场炼狱般的比赛,体力透支,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战胜自己站在那个出发的起点。

 

当我第二天站在起点的时候,我知道我要和自己彻底的对决,严重的高烧,带着夏日般的炎热,阳光烧灼着皮肤,每一寸的肌肤,都开始和我对决,站在出发台的时候,我清楚我要和这8.2公里决斗。

第一次感觉个位数的赛程都如此的漫长,哪些明明暗暗的赛道,犹如通过下穿隧道时一样,我什么都没看见,这一路飞快的飞逝,在我眼中却又如此的慢,每一口呼吸都如此沉重,犹如困兽一般,无法突破。

最后的上坡我开始无比的绝望,那些曲折的路线犹如盘绕的蟒蛇,一直萦绕在我的头中,又如缠绕在我的腿上,我开始苦苦的挣扎,冷汗伴随着炎热的热汗混合在了一起,我忘记了我怎么完成的比赛。

当我骑完整个赛道,在终点巨大咳嗽和干呕的时候,捂哥抄着近路到达山顶来照顾我,好兄弟,有时候是一辈子的事情。

成绩可以不好,但是我想我战胜了自己,至少我站在了出发的起点,至少我完成了比赛。

回程的路上我不再说话,晚上欢迎仪式上,吃掉哪些不大习惯的手抓饭,面对热闹的人群,地道的民族舞蹈,我都没有了任何的心情,我只想早点回去,早点休息。

半夜的咳嗽我虽然一直捂着被子,也吵醒了迈克,他关切的询问我,are you ok?我坚强的回答,Im fine

我起床,吃药,高烧伴随着梦魇,再次进入睡眠,噩梦中,我感觉后面恶魔化成了云烟,我一个人骑着车独自向前。

当我从梦中惊醒,一身冷汗,迈克已经起床,把矿泉水放在了我旁边。


未完待续~~~~每天更新老编的多日赛之旅


  • 邮件
  • biketestdcjz@sina.com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联系电话:13980757389
  • 业务Q Q:663012348
  • 车友交流群:131496101
  • 微信公众账号:极致评测

    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单车极致,有观点的自行车媒体 ( 蜀ICP备15011460号

    GMT+8, 2018-12-12 06:29 , Processed in 0.081346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   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