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赛场】再次见面,你会是什么容颜——记同李思的版纳比赛骑行之旅 (上) ... ... ... ...

2018-11-6 03:29| 作者: Van |原作者: Eric

摘要: 在飞机上的时候,我听到了这首《玫瑰*火》漂泊在循环线/厌倦了千人一面/着陆的那天/她会是什么容颜。虽然我们认识已久,虽然见过,但是对她而言,我想说我们从未谋面。本来报名格兰芬多的,但是在群里突然出现了一个 ...

在飞机上的时候,我听到了这首《玫瑰*火》漂泊在循环线/厌倦了千人一面/着陆的那天/她会是什么容颜。

虽然我们认识已久,虽然见过,但是对她而言,我想说我们从未谋面。

本来报名格兰芬多的,但是在群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超级的越野比赛,需要两男一女的搭配,比赛线路好玩,西双版纳城市好玩,就给李思说,让她一起来参赛,我以为需要软磨硬泡的时候,她回答了一句,比赛不冲突,我就来!顺便喊了16年XCR认识的小琪琪一起组队了。

 

最开始了解李思是在微博第一次看见这么开朗的女孩子,整个阴天都会散开的,后面突然有一天神神秘秘的跑来问我,有没有什么赞助啊,特别大气那种。然后给BOSS留言,备入赞助参考。

 

比赛前,我们在昆明见到了很多老朋友,说得最多的就是我不行了,他们俩笑着说,推我,10块钱一公里。其实都是玩笑话,我并不知道当时我生病得有点严重,一晚上的咳嗽(比赛之后才知道因为得了热伤风一直在发烧)。

 

经历了8个小时的开行,大巴终于到达了景洪,我们仨人相视一笑,萨瓦迪卡。组委会安排的50元一晚上的双人招待所是没办法住的,收拾好自行车弄完,找到新的宾馆收拾下来吃饭,最后整理第二天装备的时候他们笑我要把能量胶当饭吃。

 

168公里,爬升6468米想想都觉得要死,早餐我们就吃了一份秀才米线。8点15分准时发车,前面拉扯并不是很快,但是我很快发现我体力下降非常厉害,在20公里的地方,琪琪两次下来带我空中加油返回大集团。有时候带着自己向前的不是实力,而是队友给予的动力和支持。

 

我一个人骑过了那么多的路,没有那一次让我觉得如此的漫长和恐怖,在我开始骑行的时候,就让我觉得跟住他们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,如果我马上歇菜就立即得到了安生,这么简单的游戏,你信不信?

但是没人相信。

我开始在22公里的爬坡掉队,然后一路开始装死,感觉饿得不行,琪琪把李思从第一集团追了下来,带我慢慢骑,终于挣扎到了第一个打卡点。一路上队友的陪伴,李思一直洋溢着的热情笑容感染着给我打气叫我我不要放弃。

一路的干呕,咳嗽,当我骑行开始缓慢的时候,琪琪主动下来推着我一脚一脚的踩踏,李思则在旁边给我说,保持踏频,稳住呼吸,不要着急,慢慢来,我们时间还多。

这样绝望的骑行真的会怀疑人生,我是谁,我在哪里,我为什么在这里,琪琪已经在后面再次推我,这个时候又听到了李思在对我喊,加油,你可以的,小伙子我们看好你哦。

虽然很挣扎,很痛苦,当看见她每次都欺骗我说,前面就是下坡的时候,我总是大声的拒绝,大哥也是有海拔表的人,不要想骗我,来证明我还可以。

当每一脚都是挣扎的时候,我想最大的动力,就是来自队友的支持,琪琪的推动,李思的呐喊。

 

当阳光的斑驳,撒进了原始森林的马路,清新的空气整个开始弥漫开来,这个时候李思就在前面带我破风。在一阵急促的下坡之后,天气变换无常,出发时候还有一点点阳光,进入山里了,我们就骑进了雾气之中,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在那个高速的下坡,我甚至看到前面离我10米开外的李思,码表显示速度已经过了60KM/H。那片白色光之后,什么都没看见,就如做着过山车俯冲而下,一切都在疯狂下坠,所有的景色都变成了白光,刷刷的从我眼前掠过,这片飞快的白就是一把刀,那么痛的刻了进去,又是一把刷子把我刷了出去,我想我再也追不上你。

当雾气散尽,我看见你站在那里,还在等着我,我想,恩,真是中国好队友!

而那些热闹的鸟叫,伴随着风的声音吹动树叶晃动,潮湿得让人快要窒息,只有队友一如既往的笑容才能散开这一片烟煴的雾气。

 

哪些崎岖蜿蜒的山路,一路的荆棘,我曾想抛下世俗的种种不管,昂首骑行,然而这次的现实再次将我打败,我都是彻底的看到了那个潜藏在键盘后面的我,那么怯弱和无力,寄希望于在艰险中的我能坚持下去。但是现在我没能做得到。那些支离破碎的曲折带着潮湿的空气,就连我想在补给点的种种希望被击得水泻满地。

一路爬坡,从谷底一直到山顶,阳光冲了出来。虽然骑得很挣扎,李思一直都在前面不停的为我加油,甚至在拍照之后还需要停下来等我。

看着满天的流云飞过,那些远远地对手影子,犹如薄纸一般的透明,在千米的高山,没人能看明白假象。在队友千米之外的我一个人不知道如何去砍杀

 

在土路到达第二个补给点前,我彻底的低血糖了,脸色发白。李思和琪琪并没有扔下我不管,反而开开心心的回来帮我推车。

我只能苦笑着说谢谢小思思来帮我啦!她回答一句,大锅,快点骑完,我们到终点喝冰可乐!

有些人,你不得不被她感染,在这样的原始森林,女孩子帮自己推车,一路还笑着聊天,并没有队友实力不济而任何的不高兴。

 

有些人的性格,你不得不喜欢,有一些路,你并不能一个人骑完,而有一些友谊,可能一辈子都要被他们沦为笑谈。

我以为这是我的一个梦,在梦中,苦苦挣扎着的恐惧开始慢慢延伸。这一个摔车就如一场梦,从未出现过,我以为。在痛楚中,梦魇被逼回了现实,却凛然发现现实更加可怕。我这个时候觉得自己已经疯了,狂暴热带雨林暴雨让人无法安生。现实与幻觉的界限开始模糊不清,而我还是要和这条路面对面的决斗。

 

我们知道,唯一的机会是我们三个人下坡都非常快,所以在下坡追到对手是最快的方式。在倒数第二座山的时候,天气变化,开始下起了暴雨,而我为了躲开李思的切线,一个不小心的操控,导致前轮在地砖上打滑,人侧滑了出去。

在暴雨中下坡,太快打滑摔车之后,他们都担心我无法坚持,只是看见队友完全没有抛弃我的表现,我也必须要争气。

这个时候李思细心的把我手机收好,裹进了打卡号码牌避免进水。

而整个越野路段,李思下坡快到我和琪琪追都追不上,让云南的选手看得眼睛都睁大了,还有这种操作?

在到达最后一个补给点之后,琪琪去帮我找吃的去了,而李思则开始在旁边清理我的伤口,说大哥,忍忍啊,这个伤口沙子必须清理掉,有点痛哦。

 

你要我清醒的面对这场决斗。我连自己都划拉的鲜血淋淋。是的,在这场路途中,我大败而归,而有一些人虽败犹荣。谢谢你带着空空的胸怀,带上我的不明白的恨,远远逃离开来。在这个下坡结束的时候,你对我说,大哥,最后一个坡,我们要到终点了.

 

 

顶在我前面扭头说,走,我给你破风!

从出发时候的大雾,到中午的烈日,到下午2点的暴雨,再到晚上的低温,一天真的经历了版纳的四季。

因为完全不知道自己感冒发烧的身体状态,只是觉得吃了一万多卡的热量,还是全程没有能量。

天空褪去了白昼的庞大。在白天的声响中,完全没有能量的我无法确切回应,随着星光来临,一切开始兵荒马乱,还有最后一个小时,我们要完成最后的决战。

就算体力已经一片荒芜,却也有野草疯狂生长,想要长成令人瞩目的模样,我们必须不能被关门。

 

夜幕已经降临,按照路书来说,我们离终点还有最后12公里,我想这是我这辈子最困难的12公里,在前面5公里,琪琪一个人推着我向前,接着的5公里是李思推我上去的,琪琪实在推不动了。

夜色的深沉,我们在最后2公里见到了前面两个车队,都是已经在推车了,李思对我说,跟上我,我来破风,你跟着我走!我拿出最后的一点点力气跟着李思摇车出去。

可能没有对手的时候,就想着能完赛就好,有了对手了,跟随着李思那种天生的车手荣誉感,前面两个车队,我们最后只是超掉了一个车队,离前面车队就一个车身距离。到达终点的时候,我直接躺下了,李思对我说,大哥,你可以的,尽力了哦!

 

我们从天黑骑到了天黑,李思最后朋友圈感谢,感谢队友骑完了比赛。而我已经是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琪琪说的,他是靠帅气骑完的比赛,李思说他是靠的正气骑完的比赛,而我则是靠的义气啊

比赛之后三个人彻底变成了泥人,终点的时候李思和琪琪累得已经不想说话,而我却又饿又难受又觉得拖累了队友,如果不是我的状态,他们应该在前四回来。

 

比赛之后,一战封神,长距离高爬升耐力赛,第一个女子推着男子回来的女车手,就在云南地区传播开来了。而且颜值高,骑的快!

 

而在休息一晚之后,琪琪和李思还在安慰我,说没关系的,而我知道,她在回到酒店之后,洗车,洗衣服,整理装备换好外胎到好晚,我和琪琪说帮忙处理的时候,她都是婉言谢绝,说我们太累了,让我们早点休息,真的是好贴心啊。

 

当我和琪琪的车脏了2天还没干净的时候,李思的车位了第二天比赛衣服和车都焕然一新,我想这就是一个选手的态度吧。我们在第二天见到的大部分第一天比赛完的选手车都没有洗。

 

 

洗去浮尘的女汉子进化为女神。

我的比赛就此结束,而李思的个人28公里的爬坡赛则又要开始。我和琪琪就是摄影兼后勤了呗,组委会居然没有报道赛事的媒体车,再次吐槽一下。

当她们出发之后,我和琪琪租到汽车到达终点的时候,她们比赛都已经结束了10分钟。女神能不能不骑这么快。

在昨天超级大强度之后,李思依然跟住前面集团拿到了第六的成绩,她自嘲对她这个小肉墩来说,能有这个成绩已经非常开心啦。

在回到起点的位置,我给她突然来了一张照片。琪琪笑了好久,看看别人的大腿肌肉,你的大腿肌肉,回去多骑车吧。

 

既然完赛了,下午休息,我们就研究怎么在版纳旅游啦!是时候开启我们的版纳休闲骑行之旅了吧,李思说地图上基诺山非常高,我们比赛也没爬到到顶,那么我就当训练去骑一波吧,反正还没玩够,还有人帮忙拍照呢。非常有规划的孩子,让我和琪琪说好,就这么安排啦!

 

大概看了一下路线,我们可以开车到基诺山脚下,然后到山顶,之后绕到另外一条路到达热带植物园。第二天果断的出门,因为山路太窄仄,刚拿到驾照的女司机总是想找各种机会练手,但是我们还是牢牢的把方向盘控制在了手里面。

 

当训练遇到拍摄,先来几张定妆照。

在城市里面已经很少有能够越野的路段了,就算我们168公里赛程,也不过只有50公里土路。

看见越野路段的李思,就如山间的精灵,翩翩起舞。

一个超级陡的下坡,地上还有昨天下雨后松软的软泥,但是稳定的操控,妥妥的技术流解决掉。

 

一个小水沟的自然抛起,根本不在乎泥泞的表现,娴熟的越野动作,让琪琪这种只能靠29er轮径怼的人,自愧不如。

永远不缺的笑盈盈,无论爬坡,下坡,平路还是休息,爱笑的女孩实力都不会差。

有一些人的速度感是自然而来的,高速的稳定性,让我和琪琪目瞪口呆,接抛的动作娴熟到,我以为这是一个男车手。

追逐落日的路上,我们看见了茶山的落日,夕阳,摇车加速,我要过掉那摊水!

然后互就是最爆炸的李思。

 

和每个女孩子都一样,爱美,爱闹是天性,扭着我和琪琪出门逛街,一副撒娇的样子,根本感觉不出来她是这么厉害的车手。我们总是调侃她,能不能画一个妆出门啊。

“本美女天生丽质,不需要任何妆术!

三个人在市区走啊走,青春就如这张照片一样被点亮,版纳的夜,总是充满了各种水水水,然后开怀大笑。我们三个人一路打闹着走走停停,时光就这样慢了下来。我想这就是青春的样子吧。

未完待续: 下半部分为你揭秘一个生活中的李思。

链接:

 http://biketest.cn/portal.php?mod=view&aid=887

 

 

 


  • 邮件
  • biketestdcjz@sina.com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联系电话:13980757389
  • 业务Q Q:663012348
  • 车友交流群:131496101
  • 微信公众账号:极致评测

    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单车极致,有观点的自行车媒体 ( 蜀ICP备15011460号

    GMT+8, 2018-11-14 18:16 , Processed in 0.102951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    返回顶部